“鄂尔多斯好人榜”2018年第二季度投票评议


花甲农村妇女30年不离不弃照顾脑瘫弃婴


      吴丑女,女,汉族,1956年3月出生,杭锦旗塔然高勒管委会格德日格村农民。18岁(1973年)与刘埃换结婚,育有3个女儿。

      1989年,吴丑女丈夫外出打工时捡到一个弃婴(后取名刘贵平)。贵平现已30岁,脑瘫一级残疾,基本无自理能力。吴丑女30年来每天的一日三餐都要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贵平,从未抱怨过,她已把贵平当自己亲儿子养。吴丑女如今也步入花甲之年,一身疾病,但她从没有放弃过对贵平的照顾。她对亲戚说:她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她老了以后,贵平该托付给谁。她总是托付给谁都不放心。

      30年前捡回一个小小的他

      1989年的冬天,由于生活困难,丈夫外地打工,当走到今巴音乌素境内的旧甘草厂附近时发现被棉被包裹的弃婴。当时冬天气温很低,出于对小生命的怜惜,刘埃换将弃婴裹好一路抱回了家。刚开始吴丑女是反对的,认为已经有了三个孩子,又“捡回来”一个,本来家里穷,在多抚养一个孩子日子会更穷。慢慢的过了几日后,吴丑女渐渐的接受了这个弃婴,再过了几日她就和这个孩子有了感情了。半年后,他们发现这个弃婴跟其他健康的孩子有所差异,渐渐的孩子慢慢长大便发现孩子的智力有障碍,后来去正规医院经鉴定为脑瘫,智障一级残疾,所以他们给孩子取名刘贵平,“贵平”意为:富贵、平安。贵平15岁以后生活才有了一点自理能力,但贵平当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落户难的问题,由于贵平没有出生证明,所以十八九岁的他还没有户口本,吴丑女夫妇跑遍了所有的相关部门,找了能找的所有人,经过3年多来的不懈努力,终于给贵平落了户口。

      全心全意呵护贵平长大

      从小贵平就体弱多病,存在看病难的问题,由于它是脑瘫智障孩子,无论大小医院所有医生都不敢接受这种特殊病人,每次给贵平看病都是吴丑女夫妇的最大难题,只能是找村里面认识和信任他们的“赤脚医生”。贵平的二姐刘引弟当时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在读完小学升初中的时候,懂事的孩子由于家里贫困和需要照顾弟弟毅然辍学,学校为不想失去这个“好苗子”,提出为她免去学费的条件,可她还是为了照顾弟弟辍学了。

      贵平穿衣吃饭这些平常事都很困难,吴丑女30年来每天的一日三餐都要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照顾贵平,从未埋怨过,她更是把贵平当成了自己亲儿子。

      尽心尽力照顾公公安度晚年

      吴丑女的婆婆在2002年去世,婆婆去世后公公就在吴丑女家居住,这一居住就是16年。她每天负责给公公和贵平一起端水喂饭,定期给他们洗衣服、擦身子等等所有的生活起居。公公今年96岁高龄,身体也渐渐地行动不方便起来,有时候大小便失禁,就这样吴丑女也一如既往的伺候着,比儿子也伺候的好。   

      如今丈夫也六十多岁了,身体多病,劳动力下降,还在靠养几只羊来维持一大家子的生活。吴丑女也已步入花甲之年,除了每天要照顾贵平,还要照顾96岁高龄的公公,家里的农活还不能耽误,繁忙和劳累让她换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,手关节和腿关节也变形了,病发的时候疼痛的都无法站立!就这样她也一直默默坚持着,用自己无私的大爱将贵平抚养到30岁,将公公照顾16年。

      吴丑女说:“作为一个农村妇女,我做的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,我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和丈夫老了,行动不方便的那一天贵平该怎们办”,贵平该托付给谁。她总是托付给谁都不放心。

      爱是生命的花、时间的果。一天、两天简单,一年两年就比较困难了,更何况连续30年这样的日子所要付出的幸苦,常人是难以体会的。吴丑女用自己的言行,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。(杭锦旗文明办推荐)